分分飞艇选码计划

为何动物永远要替人类买单?【碳阻迹原创】

  • 责任编辑:碳阻迹侯宇昕

  • 日期: 2020-02-10

  • 阅读量 737

写在最前面的祝福:

        随着元宵节的结束,新的一年开始啦,小伙伴们是不是开启了自己的第一天远程办公?或许大家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开机密码,但一定没有忘记想抓到那个吃蝙蝠的憨憨......

        相信疫情总会过去,中国人从不畏惧在逆境中前行,大家还是要整理好心情投入到崭新的生活和工作中,小编在这里祝大家平安健康的战胜此次疫情,向所有奋斗在一线的医护工作者和服务人员致以崇高的敬意。

        下面将由碳阻迹为大家带来的关于近期热点话题的一些分享和思考,又名“替罪动物们的大型出生现场”

澳洲的山火持续了四个月,在我们关注澳大利亚政府如何灭火时,几条大规模猎杀骆驼的新闻突然将人们的关注点转移到别处,新闻中媒体试图将射杀野生骆驼的原因归结为缓解气候变化,评论区马上出现了对澳洲政府猎杀骆驼行为的讨伐。

但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即使不出现山火,澳大利亚政府还是会定期猎杀野生骆驼的。澳大利亚的野生骆驼叫做阿拉伯单峰驼,本就是入侵物种。又由于其寿命高达五十年,生育期长达三十年,繁殖数量速度惊人,已经威胁到了牛羊这两个澳洲的优势品种,以及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对骆驼的的射杀与其排放温室气体无关。 

看到这里各位看官或许有些疑惑,既然射杀骆驼是“合理操作”,为何还说骆驼的死是为人类买单呢。听我慢慢道来。首先为大家科普澳洲政府的基本情况,澳洲政府为联邦政府,并非中央集权型政府,联邦政府仅仅负责税收贸易等等领域,各州人民及各州内部政务,均由各州政府管理。像本次新闻涉及到的野生骆驼的泛滥区域,就属于澳大利亚热带沙漠气候区域(暂称此区域为A州),而山火爆发的地方为雨林、草原气候(暂称此区域为B州),两事发地巧妙避开,属各自州政府管理,州政府间无权跨州执政,也并非围魏救赵。下图便一目了然地表示了骆驼与山火的地理位置。

B州政府利用两事件发生时间相近的特点混淆视听,先大肆宣扬A州政府宰杀骆驼的行为再将宰杀骆驼的原因曲解成缓解气候变化,试图引起民众对A洲政府这种残忍行为的控诉,以转移自身擅离职守和官员渎职的舆论压力。也就是说,救火不利的是澳洲B政府,但正常猎杀野生骆驼的澳洲A政府也被不了解真相的普通民众联合唾骂,而骆驼们又被扣上导致气候变化和增加极端天气引发山火的帽子。所以说这些野生骆驼的死是买了B州政府救火失职的单。

野生骆驼,既然你们注定死亡,不如再背上一口黑锅。

严格来说,比起度假小能手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救火失职造成的碳排放(据悉或达到2.7亿吨)骆驼们排放的温室气体似乎仅仅是冰山一角,更不用说和澳大利亚一贯蓬勃发展的养殖业相比了。或许野生骆驼作为入侵物种的确对澳大利亚造成了伤害和威胁,但它们绝不该因排放了温室气体而被猎杀。

对于不称职的官员,想送上流浪地球中的一段台词与之共勉。

最初 没有人在意这场灾难
这不过是一场山火
一次旱灾
一个物种的灭绝
一座城市的消失。
直到这场灾难和每个人息息相关 。

这种现象绝不止澳洲,就说当前,想必看到这篇文章的大家依然在被疫情困扰,翻开几篇关于疫情的报道或文章,不难发现这句话,“推测感染源是携带病毒的动物”。又是动物,这样看来动物的存在对人类真是不太乐观。

那既是动物携带,为何总是人类遭劫遭难呢?(老师说愤怒到讲不出话来的时候就甩一张图)

……这还能怪动物么,你品,你细品……

野生动物自有其不便与人亲近之处,不然为何称之野生,敬而远之,疫情必不至此。埃博拉,艾滋,SARS病毒的传播原因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百度。草草粗算,微生物,细菌来到这个世界已经34亿年,而我们变为人,从农业时期开始算不过区区一万年,一万年和34亿年相比,谁更有资格在这个地球存在,谁更应该对谁的栖息地保持尊重,结论不言自明。近代飞速的发展让人类对地球所有生物趾高气昂对付出的生态代价不屑一顾,当我们丧失了对大自然的敬畏,势必会收到来自其他生命的反噬和制裁。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人类,似乎也并没有放过宠物的意思。


“听说家中的宠物猫狗也可能携带这种病毒”

“真的吗”

“好多人传呢,快回家处理了吧”

“好吧,我赶紧通知一下亲友”

于是各地网友纷纷“大义灭亲”

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明确指出没有证据显示猫狗等宠物会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几天时间内多少宠物猫狗蒙冤惨死笔者不得而知,望今后面对纷乱信息大家能够独立思考,学会辨别,敬畏生命。

此次疫情的病毒是由于人类对野生动物的过度侵害,但即便今后人类学会对其他生命保持敬畏也未必能够保证没有类似情况发生,据悉,《scientific report》研究表明由于气候变化,北极的海冰大量融化,冰雪融水给北太平洋的哺乳动物海豹送去了新型的致命病毒Phocine distemper virus,与人类相距甚远的海豹也摆脱不了为人类买单的命运,虽然暂无证据显示人可能感染此种病毒,但气候变化势必为人类解锁越来越多的未知领域,这些未知领域是否存在人类无法控制的病毒,病毒一旦爆发是否会威胁人类的生命,人类能否承受的住气候变化的全部后果,是否需要加大缓解气候变化行动的强度......这值得每个决策者,每个地球公民深思。

笔者也是在气候变化导致极端天气引发山火的心痛之余发现无良人类连几只骆驼也不放过而引发了一系列思考,这种操作如此可恨竟也是前有古人后有来者,伟大人类的蜜汁操作真是层出不穷屡试不爽可也让动物们应接不暇消受不住。具有高度文明程度和科技水平的人类为何迟迟找不到与自然万物和谐相处的方法。

但愿民众还没有忘记SARS疫情过后迅速复原的果子狸等野生动物产业链,不要在这次疫情后重蹈覆辙。保护这些野生动物,何尝不是保护人类自己。请记得人类不过是万千生命中的普通一种,不能万事从人类的角度出发,做事情不仅要考虑人的伦理,也要考虑对整个环境生态伦理的影响。

时至今日,我也终于深刻理解了为何有人常说”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若人不作恶,定万物更新,旧疾当愈。山河无恙,世间皆安。